主页
盒子
文章目录
  1. 1.不明确性效应或厌恶不明确
  2. 2.锚定效应
  3. 3.注意力偏误
  4. 4.可得性捷思法
  5. 5.可获性层叠
  6. 6.逆火效应
  7. 7.从众效应
  8. 8.信念偏误
  9. 9.偏见盲点
  10. 10.啦啦队效应
  11. 11.支持选择偏误
  12. 12.集群错觉
  13. 13.舒适区效应
  14. 14.确认偏误
  15. 15.相合性偏误
  16. 16.保守倾向或退缩偏误
  17. 17.保守倾向
  18. 18.对比效应
  19. 19.知识的诅咒
  20. 20.诱饵效应
  21. 21.既视感
    1. 认知科学
  22. 22.面额效应
  23. 23.差异偏差
  24. 24.过程时间忽视
  25. 25.移情隔阂
  26. 26.原赋效应或禀赋效应
  27. 27.本质主义
  28. 28.极端预期
  29. 29.功能固着
  30. 30.聚焦效应
  31. 31.佛瑞效应或巴纳姆效应
    1. 弗拉实验
  32. 32.框架效应
  33. 33.频率错觉
  34. 34.难易效应
  35. 35.后见之明偏误
  36. 36.敌对媒体效应
  37. 37.当下偏误、现时偏误、或双曲折现
  38. 38.可辨识受害者效应
  39. 39.宜家效应
  40. 40.控制的错觉
  41. 41.效度的错觉
  42. 42.错觉相关
  43. 43.影响力偏误
  44. 44.资讯偏误
  45. 45.沉没成本谬误或不理性增值
    1. 损失憎恶和沉没成本谬误
  46. 46.妄下结论
  47. 47.公正世界理论
  48. 48.少即是好的效应
  49. 49.损失趋避
  50. 50.多看效应或单纯接触效应
  51. 51.货币错觉
  52. 52.道德认证效应
  53. 53.正面效应与负面效应
  54. 54.负面偏误
  55. 55.忽略可能性
  56. 56.正常化偏误
  57. 57.不作为偏误
  58. 58.乐观偏误
  59. 59.鸵鸟效应
  60. 60.结果偏误
  61. 61.过度自信效应
  62. 62.空想性错视
    1. 成因
    2. 有关现象
  63. 63.悲观偏误
  64. 64.规划谬误
  65. 65.正面结果偏误或情价效应
  66. 66.购后合理化
  67. 67.支持创新偏误
  68. 68.假确定性效应
  69. 69.对抗心理或抗拒心理
  70. 70.反动贬低
  71. 71.新词错觉
  72. 72.自制偏误
  73. 73.韵律当理由效应
  74. 74.风险代偿或佩兹曼效应
  75. 75.选择性注意或选择性知觉
  76. 76.塞麦尔维斯反射
  77. 77.社会比较偏误
  78. 78.安于现状偏误
  79. 79.刻板印象
    1. 概说
    2. 常见的刻板印象
  80. 80.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1. 词语释意
    2. 绑架中出现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人质特征
    3. 心理学的解释
  81. 81.分开加总效应
  82. 82.主观验证或主观确认
  83. 83.幸存者偏差
    1. 例子
  84. 84.省时偏误
  85. 85.单位偏误
  86. 86.熟悉路线效应
  87. 87.只看整体效应
  88. 88.零风险偏误
  89. 89.零和捷思

【认知偏差】- 决策、信念与行为偏误

这些偏误多半会影响信念的形成、商业与经济决策、以及其他一般的人类行为。它们是可复制与再现的,面临特定情境时,一般可预期人们会有相应的偏差倾向。

1.不明确性效应或厌恶不明确

决策时倾向避开资讯不足的选项。

2.锚定效应

为不熟悉事物估值时,会把熟悉的类似事物或不久前接触到的无关数值当做“锚”,估出来的数值会大大倾向“锚”。

人类在进行决策时,会过度偏重最早取得的第一笔资讯(这称为锚点),即使这个资讯与这项决定明显无关。在进行决策时,人类倾向于利用最早取得的片断资讯,以快速做出决定,在接下来的决定中,再用第一个决定为基准点,逐步修正。但是人类容易过度利用第一个锚点,来对其他资讯与决定做出诠释,当第一个参考用的锚点与实际上的事实之间的有很大出入,就会造成偏误。

3.注意力偏误

平时常想的事,会影响我们的感知。

4.可得性捷思法

容易想到的事,其发生概率会受高估,然而一件事是否容易想到还受发生多久、激起情绪的程度等因素影响,无法反映实际的发生概率。

5.可获性层叠

一件事越常被公开谈论,就越加相信其真确性(类似“三人成虎”)。

6.逆火效应

遇上与自身信念抵触的观点或证据时,除非它们足以完全摧毁原信念,否则会忽略或反驳它们,原信念反而更加强化。

7.从众效应

倾向做很多人做的事或相信很多人相信的事。

从众效应或乐队花车效应(英语:Bandwagon effect)是指人们受到多数人一致性思想或行动的影响,而跟从大众的思想或行为,常被称为“羊群效应”(英语:Herd behavior)。从众效应是诉诸群众谬误的基础。

从众效应又被称为“跟尾狗效应”,也就像是跟在别人身后的狗一样,自己不会作出决定。参加者只要跳上了这台乐队花车,就能够轻松地享受游行中的音乐,又不用走路,也因此英文中的词组“jumping on the bandwagon”(跳上乐队花车)就代表了“进入主流”。这词组首先在1848年的美国政府中,由林肯时代的一个小丑使用。专业的马戏团小丑丹·赖斯在为扎卡里·泰勒竞选宣传时,使用了乐队花车的音乐来吸引民众注目。当泰勒的宣传日益成功时,越来越多政客为求利益而投向了泰勒。1900年,威廉·詹宁斯·布莱恩参选美国总统选举时,乐队花车已成为竞选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微观经济学里,从众效应影响需求和偏爱之间的互动[5]。受从众效应影响下,当购买一件商品的人数增加,人们对它的偏爱也会增加。这种关系会影响供求理论所解释的现象,因为供求理论假设消费者只会按照价格和自己的个人偏爱来买东西,参见网络外部性。在证券交易市场中,从众效应可以使一只证券短时间内提升至一个不合理水平。 看人选餐馆的案例:实际生活中,人们总是经常照搬其他人的选择,就餐的人经常倾向于光顾门庭若市的餐馆,哪怕那需要等待和排很长时间的队;而不去选择没人或人气稀疏的餐馆,即使那里有更多的空余座位。此类从众行为的影响不一定都是非理性的,一般而言,买方对产品与服务的理解要少于卖方,对首次购买者更是如此,大众的集体智慧能够帮助成为“对不对称信息的修正”;从先验的角度讲,每一家长期开放的餐厅的人气都是渐进积累的:到此就餐的人如此之多必定不乏常客,回头客的再次选择意味着对餐厅特有的内在吸引力的肯定与证明;同样的,相同条件下门可罗雀的餐厅可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不尽人意的地方使人们不去或不再去选择它。除此之外,参考集体选择还可作为在选择对象过剩时的一种快速应对方式:与其去比较众多不同的同类型商品,为什么不假定市场已经淘汰了那些不中用的产品,而经受住市场检验而广受欢迎的产品业已在批量生产与销售的反馈中得以查漏补缺,优化了功能与客户体验。 从众行为的存在有其存在的道理。

8.信念偏误

由于相信结论,而认为推理出该结论的过程是有道理、合逻辑的。

9.偏见盲点

认为自己比其他人更能辨识认知偏误,也较不易受影响。

10.啦啦队效应

处在优秀的团体会比单独看起来更优秀。

11.支持选择偏误

对自己先前选择的评价会比实际上更好。

12.集群错觉

过度期待从小样本或小型测试中发现的规律,然而这些小样本或小型测试是从大样本随机抽取,大样本往往并无这种规律。

13.舒适区效应

对于过去常用的方案,高估效益或成功机会;对于过去少用的方案,低估效益或成功机会。[来源请求]

14.确认偏误

关注、寻找、诠释、记忆资讯的方向多半是能确认自己成见的方向。

确认偏误(或称确认偏差、证实偏差、肯证偏误、验证偏误、验证性偏见)是个人选择性地回忆、搜集有利细节,忽略不利或矛盾的资讯,来支持自己已有的想法的片面诠释。
这种偏见尤其显见于感情问题和传统观念。

例如, 人们面对情伤,大多难以割舍,会在反复的情绪中来回摆荡挣扎,过程中不断回顾并对自己给予合理的解释与交代,直到身心得到平衡安顿为止。回顾与重新认知的过程会建构一个新的认知事实,它受到个人价值观、家人或传统社会的压力、或宗教信仰等批判或趋避的影响,而倾向采取对自己较为有利的说法或选择性的认知,以合理化整个事件,进而化解外部压力并获得身心上的平衡。又例如,当谈及枪支管制问题时,人们常偏好支持自己原立场,观点,也倾向将模棱两可的事实做有利于自己的解释。偏见的搜索、理解和回忆,常被用来说明态度极化(即使争论双方都依附于相同的根据,争执仍变得极端)、信念固着(在反证出现后依然坚信原有看法)、非理性首因效应(即强烈的“先入为主”效应)及错觉相关(对二件偶然事件做无根据的连结的倾向)等现象。

15.相合性偏误

直接检验假设,却没想到要检验其他可能的假设。

16.保守倾向或退缩偏误

倾向保守中庸,低估高价值高或然率的事而高估低价值低或然率的事。

17.保守倾向

(贝叶斯) (Bayesian) 新证据出现时,对既有信念的修正幅度不足。

18.对比效应

感受特质的程度主要是受与其他相关事物的对比程度影响,而非受其实际程度影响。

19.知识的诅咒

懂得多的人非常难用懂得少的人的角度思考问题。

知识的诅咒(Curse of knowledge)是一种认知偏差,亦为专家常以术语交谈,但是丧失与非专业人士沟通的能力。 Robin Hogarth首先提出该名词.1 。知识的诅咒也是教育的重大阻碍之一2

20.诱饵效应

评估对A与B事物的偏好时,如有个C与B相近却略逊一筹,就会觉得B事物更好。(即以C为诱饵)

21.既视感

对某些事物有强烈的熟悉感,似乎曾经接触过,且能预先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既视感(也译为幻觉记忆),指人在清醒的状态下第一次见到某场景,却感到“似曾相识”1,是一种常见于大多数人的生理现象。
有人把这种现象当作灵魂漫游或前世记忆的证明。脑科学界普遍认为这是因为记忆的存储出现了短暂的混乱,导致大脑把刚刚得到的信息当成了久远的回忆。所以这种情况多半是在人们感到疲倦、压力,或是被不熟悉事物环绕的情况下出现,因为此时大脑无法一一处理接收来的资讯量。相较于老年人,年轻族群比较容易出现“既视感”;一来是年轻人的行程比较飘忽不定,周遭常出现陌生的东西,二来则是年轻人的生活较为忙碌,大脑常常会“打结”2

认知科学

  • 当我们遇到一个与过去经历相类似的情境,脑内处理过去那段经历的神经元可能同时产生冲动,造成既视感。这可能与海马体有关[4]。
  • 因脑部处理错误,将眼前讯息错误地当作成或判断为“记忆当中的画面”[5]。
  • 从医学角度中,成因为由于左右脑的信息处理突然不协调所致[6]。
  • 在长达数秒的视觉过程中,误认几个毫秒前曾见过的东西为过去曾见物的一种错觉[7]。

22.面额效应

即使金钱总额相同,带小面额(如多量硬币)比带着大面额(如少量纸钞)更容易消费掉。

23.差异偏差

相较于分开比较,两件事物放在一起比较,差异会显得更大。

24.过程时间忽视

评价不愉快及痛苦的经验时,其持续时间影响不大。(参见峰终法则)

25.移情隔阂

情感冷淡时,低估他人情感的强烈程度;情感强烈时,高估他人情感的强烈程度。

26.原赋效应或禀赋效应

拥有或即将拥有某物品或资产时,对其价值的评估会比没有时高出许多,因而不愿失去或放弃它。

禀赋效应或厌恶剥夺,形容当一个人拥有某项物品或资产的时候,他对该物品或资产的价值评估要大于没有拥有这项物品或资产的时候。
这一现象常常用于行为经济学的分析中,并与损失厌恶的理论相联系。由于禀赋效应,人们在决策过程中,往往会产生偏见,导致对于规避风险的考虑远远大于对于追逐利益的考虑,因此人们在出卖物品或资产时,往往索要比其本身更高的价值。

27.本质主义

认为人与事物有一些不可或缺的本质,并据此为它们分类,其他的分类方式是错误的。

本质主义(Essentialism),又译为精粹主义,是一种认为任何的实体(如一只动物,一群人,一个物理对象,一个观念)都有一些必须具备的本质的观点1。这种观点同时会认为无法对现象作出最终解释的理论都是无用的,因为其不能反映客观事实2

28.极端预期

实际上的情况通常不如我们所预期的极端。

29.功能固着

受物品的一般用途局限,无法想到用特别的方式利用物品。

30.聚焦效应

过分关注事情的某些明显面向、忽略不明显面向,导致不恰当的预期。

人类在进行决策时,会过度偏重最早取得的第一笔资讯(这称为锚点),即使这个资讯与这项决定明显无关。在进行决策时,人类倾向于利用最早取得的片断资讯,以快速做出决定,在接下来的决定中,再用第一个决定为基准点,逐步修正。但是人类容易过度利用第一个锚点,来对其他资讯与决定做出诠释,当第一个参考用的锚点与实际上的事实之间的有很大出入,就会造成偏误。

31.佛瑞效应或巴纳姆效应

人们会把他们认为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人格描述评价为高度准确,而这些描述往往十分模糊及普遍,能放诸四海皆准适用于很多人。

弗拉实验

心理学家弗拉(Bertram Forer)于1948年对学生进行一项人格测验,并根据测验结果分析。试后学生对测验结果与本身特质的契合度评分,0分最低,5分最高。事实上,所有学生得到的“个人分析”都是相同的:

你祈求受到他人喜爱却对自己吹毛求疵。虽然人格有些缺陷,大体而言你都有办法弥补。你拥有可观的未开发潜能尚未就你的长处发挥。看似强硬、严格自律的外在掩盖着不安与忧虑的内心。许多时候,你严重的质疑自己是否做了对的事情或正确的决定。你喜欢一定程度的变动并在受限时感到不满。你为自己是独立思想者自豪并且不会接受没有充分证据的言论。但你认为对他人过度坦率是不明智的。有些时候你外向、亲和、充满社会性,有些时候你却内向、谨慎而沉默。你的一些抱负是不切实际的。

结果平均评分为4.26,在评分之后才揭晓,弗拉是从星座与人格关系的描述中搜集出这些内容。1从分析报告的描述可见,很多语句是适用于任何人,这些语句后来以巴纳姆命名为巴纳姆语句。

在巴纳姆效应测试的另一个研究当中,学生们用的是明尼苏达多项人格问卷(MMPI),随后研究者对报告进行了评价。研究者们先写下了学生们个性的正确评估,但却给了学生们两份评估,其中一份是正确的评估和一份是假造的,也就是使用一些模糊的泛泛而谈的评估。在之后,学生们被问他们相信哪一份评估报告最能够切合自身,有超过一半的学生(59%),相对于那一份真实的,选择了那份假的评估报告。2

巴纳姆效应又称为弗拉效应(Forer effect),只不过巴纳姆效应这个词的使用更频繁。[来源请求]这个词在1956年被一个美国的心理学家Paul Meehl在他所著作的文章“Wanted - A Good Cookbook”中所创建。他提到了某些对臭名昭彰的骗子企业家和商人的“伪成功”的心理测试的模糊的个性描述。[3][4]

32.框架效应

同一资讯以不同方式呈现方式会带来不同想法,例如“有十分之九的存活率”和“有十分之一的死亡率”。

在心理学中,框架效应(英语:Framing effect)是一种认知偏差,最早在1981年由阿摩司·特沃斯基与丹尼尔·卡内曼提出。意义为面对同一个的问题,使用不同的描述但描述后的答案跟结果都是一样的,人们会选择乍听之下较有利或顺耳的描述作为方案。当以获利的方式提问时,人们倾向于避免风险;当以损失的方式提问时,人们倾向于冒风险。

33.频率错觉

因最近注意到一件原先没注意到的事,就觉得这件事到处都在发生。(参见近因错觉及选择偏误)

34.难易效应

高估自认困难之事的难度,低估自认简单之事的难度。

35.后见之明偏误

又称“我早就知道了”、“马后炮”、“事后诸葛”。在事情发生或发展后,以为自己事前就能预测其发生与发展。

36.敌对媒体效应

对于立场与自己不同的媒体,总认为它们有偏见、不客观。

37.当下偏误、现时偏误、或双曲折现

看重当下利益、低估长远利益。得到利益前的延迟时间越长,对利益的价值评估便打越多折扣,两者关系近似于双曲线。

38.可辨识受害者效应

对于少数而容易辨识的受害者或潜在受害者反应过大,而对多数而不易辨识的受害者或潜在受害者反应过小。

39.宜家效应

对于需要自行组装的东西给予不成比例的高评价,而不管其实际品质。此称呼出自于经常贩售组装家具的宜家。

40.控制的错觉

高估自己对外在事件的影响力,认为事情是受自己控制或影响,但实际上可能与自己毫无关系。

41.效度的错觉

高估面谈或直接观察的效度且能用于提供预测,即使证据指出它们影响甚微。

42.错觉相关

认为两件事应该有关系时,便会在检视经验与数据时觉得它们经常一起发生,即使它们一起发生纯粹是随机现象。

43.影响力偏误

高估感觉的强度或持续时间。

44.资讯偏误

倾向寻求更多资讯以做出决策,即使寻求的资讯对决策没有帮助。

45.沉没成本谬误或不理性增值

由于先前已在某事上投资很多,即使新证据显示那是不好的选择,仍倾向于加重投资。

在经济学和商业决策制定过程中,会用到“沉没成本(Sunk Cost)”(或称沉淀成本或既定成本)的概念,代指已经付出且不可收回的成本。沉没成本常用来和可变成本(Prospective costs)作比较,可变成本可以被改变,而沉没成本则不能被改变。在微观经济学理论中,做决策时仅需要考虑可变成本。如果同时考虑到沉没成本(这被微观经济学理论认为是错误的),那结论就不是纯粹基于事物的价值作出的。

举例来说,如果你预订了一张电影票,已经付了票款且假设不能退票。此时你付的价钱已经不能收回,就算你不看电影钱也收不回来,电影票的价钱算作你的沉没成本。

当然有时候沉没成本只是价格的一部分。比方说你买了一辆自行车,然后骑了几天低价在二手市场卖出。此时原价和你的卖出价中间的差价就是你的沉没成本。而且这种情况下,沉没成本随时间而改变,你留着那辆自行车骑的时间越长,一般来说你的卖出价会越低(折旧)。

大多数经济学家们认为,如果你是理性的,那就不该在做决策时考虑沉没成本。比如在前面提到的看电影的例子中,会有两种可能结果:

  1. 付钱后发觉电影不好看,但忍受着看完;
  2. 付钱后发觉电影不好看,退场去做别的事情。

两种情况下你都已经付钱,所以不应该考虑退钱这件事情。如果你后悔买票了,那么你当前的决定应该是基于你是否想继续看这部电影,而不是你为这部电影付了多少钱。此时的决定不应该考虑到买票的事,而应该以看免费电影的心态来作判断。经济学家们往往建议选择后者,这样你只是花了点冤枉钱,还可以通过腾出时间来做其他更有意义的事来降低机会成本,而选择前者你还要继续受冤枉罪。

损失憎恶和沉没成本谬误

很多人对“浪费”资源很担忧害怕,被称为“损失憎恶”。比如说很多人会强迫自己看一场根本不想看的电影,因为他们怕浪费了买票的钱。这有时被叫做“沉没成本谬误”(然而对于完美主义者这也可能是一种满足性效益)。经济学家们会称这些人的行为“不理智”,因为类似行为低效,基于毫不相关的信息作出决定错误地分配了资源。

这些思考可能反映了对衡量效用尺度的不统一,因为这种衡量对消费者来说是主观且独特的。如果你真的预订了一张电影票还发现电影确实不对你胃口,你可能会等到散场再走,你觉得你保存了脸面,这也是一种满足性效益。某些人则可能从给电影找碴中得到些娱乐,并对自己的鉴赏结果感到自豪,或者觉得有足够资格在其他人面前批评电影。

沉没成本的概念在分析商业决策时候会被用到。一个常见的沉没成本例子就是宣传品牌的促销。这种情况经常导致不能被正常消化的成本,它不是典型的可能降低品牌含金量换来销量的方式(除非执行退出市场策略)。在做将来投资、销售或广告决策时,仅应考虑未来的可能性,不能因为最近大笔广告投资而便宜行事。

沉没成本谬误有时也叫“协和效应”,指英国和法国政府继续为协和式飞机提供基金的事,而当时已经很显然这种飞机没有任何经济效益可言。这个项目被英国政府私下叫做“商业灾难”,本就不该开始,当时也就要取消了,但由于一些政治、法律等问题,两国政府最终都没有脱身。

46.妄下结论

根据少许的资讯即做出判断与决策。如诛心、预言、贴标签等等。

47.公正世界理论

相信世界是公平的,发生在身上的都是应得的,把难以解释的不公平归责于受害者的报应。

公正世界理论或公正世界谬误(英语:Just-World Theory/Hypothesis),亦称公平世界假定,是认知偏误的一种。这个假说由美国心理学家Melvin Lerner所提出1,相信的人假设了这个世界是公平公正的,因此运作模式总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坏事不降临在好人身上,所以若某人遭遇不幸事件,则他做了坏事,恶有恶报,反之亦然,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因而犯上逻辑学上的非形式谬误。2

这个谬误最常见的例子,就是指责受害人。例如:被强奸的受害人,被人认为是由于个人不够小心或穿着暴露所导致,而忘了加害人才是应该被谴责的。

48.少即是好的效应

分开评估时倾向选择较小组的东西,一起评估时倾向选择较大组的东西。

损失规避是指人们面对同样数量的收益和损失时,认为损失更加令他们难以忍受。损失带来的负效用为收益正效用的2至2.5倍1。损失厌恶反映了人们的风险偏好并不是一致的,当涉及的是收益时,人们表现为风险厌恶;当涉及的是损失时,人们则表现为风险寻求。

例如,试验显示,许多人宁愿选择无风险(即100%的机会)地获得$3000,而不会选择有80%的机会赢得$4000的赌博;然而,在同样的这些人当中会有一些人偏爱20%的机会赢得$4000,而不会选择25%的机会赢得$3000。实际上,后一组方案的形成只是将前一组方案的原有概率分别降低75%而已。

还有一种情况是短视损失厌恶(英语:myopic loss aversion)。在证券投资中,长期收益可能会周期性地被短视损失所打断,短视的投资者把股票市场视同赌场,过分强调潜在的短期损失。这些投资者可能没有意识到,通货膨胀的长期影响可能会远远超过短期内股票的涨跌。由于短视的损失厌恶,人们在其长期的资产配置中,可能过于保守。

49.损失趋避

认为放弃一件事物的效益损失大于得到一件事物的效益所得。(参见沉没成本与原赋效应)

50.多看效应或单纯接触效应

对熟悉的人与事产生过多的好感。

多看效应又译重复曝光效应(英文:Mere Exposure Effect)是一种心理学现象——人们会单纯因为自己熟悉某个事物而产生好感。社会心理学中,这一效果也被称为“熟悉定律”(英语:familiarity principle)。这一现象所囊括的事物十分广泛,例如文字,画作,人像照片,多边形及声音等。1在人际关系的研究中,一个人在自己的眼前出现的次数越多,自己越容易对其产生偏好和喜爱。

51.货币错觉

专注于货币名目上(表面上)的价值,而非其实质购买力。

在经济学上,金钱幻觉(英语:Money illusion),又称货币幻觉,是指人们倾向于认定货币的名目,而非实际价值。换句话说,金钱的面额数字(名目价值)常被误认为其购买力(实际价值)。因为通货膨胀,货币的实际购买会随时间变化,货币的实际购买力不会与其名目价值一致,因此可能产生货币幻觉。

凯恩斯学派认为,因为存在货币幻觉,即使出现通货紧缩,劳工也不会愿意将自己的名目工资调低,工资僵固性造成了失业的产生。新古典经济学派否认有货币幻觉的存在。

52.道德认证效应

由于得到了某些高道德的评价或认证,而认为自己做得够好,反而在其他面向做了相反的事。例如投身环保活动并受到表扬的人,往往忽略了许多自己的不环保行为。

53.正面效应与负面效应

评价喜欢的人的行为时,把他们做好事归因于内在本质,而把他们做坏事归因于环境因素。评价不喜欢的人的行为时,把他们做好事归因于环境因素,而把他们做坏事归因于内在本质。

54.负面偏误

容易回想消极的回忆而不易回想积极的。

55.忽略可能性

对于不确定的事,无法准确评估其发生概率,不是完全无视,便是过分高估。

56.正常化偏误

根据过去的经验了解情况,低估大灾难的可能性及其影响力,因而平时没有预做准备,或在灾难发生时轻忽严重性、缺乏应变。

57.不作为偏误

认为主动作为导致伤害比被动不作为导致伤害更糟糕、更不道德,即使后者伤害与前者相当或比后者更多。

58.乐观偏误

低估负面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可能性,相信自己比其他人更不容易遇到不好的事(参见一厢情愿)。

59.鸵鸟效应

忽视明显的(负面)情况。

60.结果偏误

评价决策好坏时,根据其最终结果,而不是根据下决策当时的决策品质。

61.过度自信效应

过度相信自己回答、决策、判断的正确性。

62.空想性错视

从模糊、随机的影像中看出有意义的东西,例如从云朵中看出脸孔。有时也延伸指听觉,如录音带倒播时听出特别的讯息。

空想性错视(英语:Pareidolia),也被称为空想性错觉、幻想性错觉,是一种心理现象,指的是大脑对外界的刺激(一副画面或一段声音)赋予一个实际的意义,但只是巧合,实际上“意义”并不存在。
人们常常会将诸如云朵看成动物、人脸、物品等。此外,“月面人脸”、“月兔”、音乐倒放、快放、慢放时听到的“隐藏信息”等都属于空想性错视带来的幻觉。1

成因

空想性错视可使得人们将随机的画面想成人脸。22009年的一项脑磁图的研究显示,那些被错视为人脸的物品在大脑的梭状脸区(FFA)产生了较早激活(165毫秒)。这一表现和看到人脸时大脑所产生的反应很像,但人们看到一些其他的常见物品时则不会产生这类反应。研究人员认为,由类似人脸产生的物品引发的人脸识别属于相对的早期处理过程,而不是稍后的认知理解现象。[3] 2011年的一项功能性磁共振成像研究揭示了类似的现象,反复展示那些“有意义的”形状会降低在看到正常物体时,核磁共振的强度。这些研究结果都显示出人们在处理这些模糊的外界刺激时,会试图于将其理解成已知的、熟悉的物品。[4]

这些研究解释了为什么人们能够毫不犹豫地将几个圆形加几条线组成的图案看成人脸。那些“像人脸一样”的物品能够激活大脑的认知过程,提醒观察者要注意对方的情绪和对方的同一性。在大脑开始处理信息之前,甚至是在大脑还没接收到信息之前,这一过程就已经开始。前文描述的那种简笔画涂鸦出来似的“火星人脸”虽然很简单(寥寥几笔),但是却能传达一些感情信息(这张脸是否悲伤、难过等等)。有一种假说称,人们的这种反应是在自然选择的过程中进化而来。那些对于面部表情所传达的信息能够明察秋毫的人能够提前做好相应的措施(比如,受到威胁的时候能够快速逃脱或准备好进攻),因而获得了更大的生存机会。这也就是说,那些潜意识中就已经处理好面部信息的人能够更好地应对突如其来的危机,迅速做出决定,而不用等到大脑慢慢地将信息一点点消化完。[5]这种能力虽然针对探测人类的情感,但是在野生动物身上也有这种功能。[6]

有关现象

  • 一些人宣称在音乐倒放时能够听到一些“隐藏的信息”,这些信息被倒着录入音乐中,而在音乐正过来播放的时候听不出来。这也属于空想性错视的一种。[7][8]
  • “鬼影人”现象也常常由空想性错视引起。人们有时候会将一团黑影看成人形(或其他生物),而那些相信超常现象、超自然现象存在的人们就会认为这是某种力量在显灵。[9]还有些冰毒成瘾者因睡眠不足的原因也自称看到了“鬼影人”。
  • 也有人会将普通的物品看成宗教相关的事物,尤其是一些宗教人物的脸。许多人称看到过耶稣[7]、圣母玛利亚[10]、观音菩萨、“安拉”的字样[11]等其他宗教现象。(参见自然现象的宗教联想)

63.悲观偏误

高估负面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可能性,相信自己比其他人更容易遇到不好的事。患有抑郁症的人尤其明显。(参见悲观主义)

64.规划谬误

低估完成一件事需要的时间。

65.正面结果偏误或情价效应

认为好事比坏事更可能发生。

66.购后合理化

购买后把之前的购买决定合理化,即使买下的产品太过昂贵或发现瑕疵。

67.支持创新偏误

对新技术过度乐观、高估其实用性,忽视其限制及弱点。

68.假确定性效应

预期结果是正面就选择避开风险,预期结果是负面就选择寻求风险。

69.对抗心理或抗拒心理

他人要求做或不做某事时,有做相反事的冲动,尤其这要求对自由、自主造成威胁时。(参见逆反心理 )。

70.反动贬低

贬低敌对者的要求或方案,或当敌对者在某事让步时,觉得此时不再有吸引力。

71.新词错觉

感觉某些字词或语句是新发明的,然而它实际上历史悠久。例如英语用“they”表达单数不确定性别对象、“you”(而非you)。

72.自制偏误

高估自己对诱惑的自制力。

73.韵律当理由效应

认为有韵律的语句比较有道理。

74.风险代偿或佩兹曼效应

感觉情况安全时,会倾向冒更大的风险。

75.选择性注意或选择性知觉

由于对人或事有特定期待,因而倾向于注意符合期待的事件,忽略或忘却不符合期待的事件。

鸡尾酒会效应是指人的一种听力选择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注意力集中在某一个人的谈话之中而忽略背景中其他的对话或噪音。该效应揭示了人类听觉系统中令人惊奇的能力,使我们可以在噪声中谈话。

鸡尾酒会现象可在两种情况下出现:当我们将注意力集中在某个声音上,或当我们的听觉器官突然受到某个刺激的时候。举例来说,当我们和朋友在一个鸡尾酒会或某个喧闹场所谈话时,尽管周边的噪音很大,我们还是可以听到朋友说的内容。同时,在远处突然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时,我们会马上注意到。又比如,在周围交谈的语言都不是我们的母语时,我们可以注意到较远处以母语说出的话语。我们所注意的声源所发的音量,感觉上会是其他同音量的声源的三倍。将不同的对话用麦克风录下来相比较,就可以发现很大的差别。

鸡尾酒会现象是图形-背景现象的听觉版本。这里的“图形”是我们所注意或引起我们注意的声音,“背景”是其他的声音。

76.塞麦尔维斯反射

条件反射般地否定、拒绝新证据或新知识,因其抵触现有的常规、信仰或价值观。

77.社会比较偏误

抗拒雇用、提拔与自己有相似专长的人。

78.安于现状偏误

倾向于维持现状。(参见损失趋避、原赋效应、系统正当化)

现状偏差(status quo bias)是情绪性地倾向于维持现状的一种认知偏差。当现状客观上优于其它选项或者在信息不完善时,做出维持现状的决定是一种理性的行为,但现状偏差与此不同。在现状偏差的情况下,现状被当成是基准,任何改变都被视为一种损失。大量证据表明人的决策经常会受到现状偏差的影响。

79.刻板印象

根据事物的所属类别或群体判断其特质,而忽略其独特性。

刻板印象(亦称印刻作用,英语:stereotype),是一个社会学术语,专指人类对于某些特定类型人、事或物的一种概括的看法,看法可能是来自于同一类型的人事物之中的某一个个体给旁人的观感。通常,刻板印象是大多数是负面而先入为主的,并不能够代表每个属于这个类型的人事物都拥有这样的特质。

概说

刻板印象的来源大多是因为个人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某个个体所致。例如说当我们看到长得魁梧、纹身,戴黑色太阳眼镜、脸孔吓人且穿着黑西装的壮汉,很可能会将他误认为黑社会人物。又例如某电影中,主角是一般社会大众印象下的坏人,则判定该电影为“歌颂罪恶”的影片。刻板印象爱好者容易先把世事标签化分类,再加以对目标物的种种现象归纳,支持其原先的刻板印象。例如一位正义英雄型人物因醉酒与自己伴侣以外的女性发生性行为,令对方怀孕并诞下私生子,应该是遭“奸人所害”。

刻板印象一旦形成,若不客观理解,则很难加以改变,亦可能造成同类型人的困扰。不过,出色的公共关系手法,可以改善当事人原先给标签的刻板印象,创造出第二印象,社会心理学又称之为“最后印象”,例如一位富翁一生对人对己都“节俭”,意想不到原来遗嘱指定,将遗产全数捐赠作慈善,感动了法官。

刻板印象在某些专制社会、或民主制度较不发达的国家也容易为有心的政治人物、政党、或他们的支持者所利用,例如透过各种管道(媒体、文宣等)普遍散布敌对政治阵营的负面形象,或刻意宣扬有利于己身立场的事件,以便塑造本身阵营的正面刻板形象或敌方的负面刻板印象。

常见的刻板印象

  • 性别偏见(性别刻板印象)

    “女生玩洋娃娃、男生玩机器人”或是“男主外,女主内”、“男生在选择大学科系要以有出路为主,女生则是随便选科系”、“男生念理工,女生念人文”、“男生要刚强,女生是柔弱”、“男生一般都是好色的”、“男生较擅长数学”等等都是一种性别刻板印象。这种印象常常造成在工作上对于性别的歧视,例如男护士或是女司机,同时亦造成人际相处上的阻碍。如果将这些思想实践,即成为性别歧视。

  • 性倾向刻板印象(性别刻板印象)

    例如:“同性恋的人容易得艾滋病”,“0号男同志都很女性化”,“同性恋就是爱肛交”等等,都属于性倾向刻板印象。这种印象往往造成大众对同性恋者的歧视。

  • 地区或种族刻板印象

    例如“法国与浪漫的关连”(法国人所厌恶的刻板印象)、“日本人都爱吃生鱼片”、“所有四川人都爱吃辣”或是“住在非洲的人都是穷人”、“台湾北部人都很高傲目中无人”、“台湾中南部人没水准”、“客家人节俭”、“台湾原住民文化比较落后”、“台湾外省人都是泛蓝铁票”即为地区/族群刻板印象。

  • 外表刻板印象

    例如漫画中的人物造型,常有以尖嘴猴腮的有钱人为坏人的形象、“体态肥胖的人都贪吃,体形消瘦的人有疾病。”等皆为其例;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肥胖都是因为贪吃造成,而体形消瘦更不全都代表是有疾病。中国大陆的男子给一些人的印象是以方形平头为发型且语气粗犷,但并非代表所有中国大陆的男子皆然。

  • 喜好刻板印象

    例如:“御宅族都是不修边幅,与社会脱节,不擅长与人沟通的人。”、“喜欢真珠美人鱼或海绵宝宝的大学生都很幼稚。”、“热爱运动的男性都是身心健康”、“懂音乐的男性就是很有气质”、“喜欢动物的女性都心地善良”就是对拥有个别兴趣的人的刻板印象。事实上,即使拥有共同兴趣的人的性格都是不同的,不能一概而论。

  • 政治刻板印象

    把政党、报纸或人物简单分为左派、右派、自由派、保守派、泛蓝、泛绿(台湾)或是民主派、建制派(香港),或是将特定政党或政治立场(如前述的那些及拥核、反核、支持死刑、反对死刑、支持堕胎、反对堕胎、支持多元成家、反对多元成家等)以及相关人士挂上“暴力”、“意识形态”、“一高二低”、“不理性”、“伪善”、“没同理心”、“偏激”、“保守”或其他各种的标签。如“反多元成家的都是基督徒”、“主张废死的欺负受害者”、“主张支持死刑的思想保守”等。

  • 年龄刻板印象

    如把年纪较大的女性等同于强气,一同称为御姐,或认为“七年级生都是草莓族”、“八年级生都是水蜜桃族”、“老人不擅长使用新科技”、“老人很顽固”,或者是“小孩子办不好事”、“小孩容易犯错”、“香港八十后没能力自立”等都算是。

  • 身份或社经地位刻板印象

    如“念理工科的男生都很宅”、“公务员很混”、“公务员都是泛蓝铁票”、“有钱人小气自私”、“穷人没有信用”、“金融才俊最有前途”等即是其例。

80.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被害者认同加害者的某些观点和想法,并觉得自己不再受到威胁。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又称为人质情结、人质综合征,是一种心理学现象,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加害者产生情感、同情加害者,认同加害者的某些观点和想法,甚至反过来帮助加害者的一种情结1。这些情感被认为是不理性的、滥用同理心2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可以被看作是一种创伤羁绊,不一定只发生在人质身上,只要加害者对被害者实施骚扰,都可能使被害者对加害者产生强烈的情感[3] 。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一种自我防卫机制,当受害者相信加害者的想法时,他们会觉得自己不再受到威胁[4]。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并非正式精神疾病名词[5]。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更倾向是人们用来掩盖不想讨论问题的假想状态。

词语释意

1973年8月23日,两名有前科的罪犯简-艾瑞克·欧尔森与克拉克·欧洛夫森,抢劫瑞典斯德哥尔摩内位于诺玛姆斯托格广场最大的一家信贷银行,并挟持了四位银行职员。在与警察僵持了130个小时后,歹徒最终投降。然而这起事件发生后几个月,4名曾经遭受挟持的银行职员,仍然对绑架他们的人显露出怜悯的情感,表明并不痛恨歹徒,表达他们对歹徒不但没有伤害他们却对他们多加照顾的感激,并且对警察采取敌对的态度[6][7]。

这两名抢匪劫持人质达6日之久,在这期间他们威胁受俘者的性命,但有时也表现出仁慈的一面。在出人意表的心理错综转变下,4名人质抗拒政府最终营救他们的努力。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因为在斯德哥尔摩人质挟持事件中被发现而得名。

研究者发现到这种综合征的例子见诸于各种不同的经验中,从集中营的囚犯、战俘与乱伦的受害者,都可能发生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男女皆可能有此症状,惟女性的比例比较高。

绑架中出现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人质特征

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人质数据库显示,大约8%的人质表现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症状。[8] 据心理学者的研究,情感上会依赖他人且容易受感动的人,若遇到类似的状况,很容易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出现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人质,通常有下列几项特征:

  1. 绑匪为了某种原因而绑架人质,并得到人质认同。
  2. 人质必须有真正感到绑匪(加害者)威胁到自己的存活。
  3. 在遭挟持过程中,人质必须体会出绑匪(加害者)可能略施小惠的举动。
  4. 除了绑匪的单一看法之外,人质必须与所有其他观点隔离(通常得不到外界的讯息)。
  5. 质必须相信,要脱逃是不可能的。

而通常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会经历以下四大历程:

  1. 恐惧:因为突如其来的胁迫与威吓导致现况改变。
  2. 害怕:笼罩在不安的环境中,身心皆受威胁。
  3. 同情:和挟持者长期相处体谅到对方不得已行为,且并未受到‘直接’伤害。
  4. 帮助:给予挟持者无形帮助如配合,不逃脱,安抚等;或有形帮助如协助逃脱,向法官说情,一起逃亡等。

心理学的解释

心理分析学的看法,新生婴儿会与最靠近的有力成人形成一种情绪依附,以最大化周边成人让他至少能生存(或成为理想父母)的可能,此综合征可能是由此发展而来。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角色认同防卫机制的重要范例。

演化心理学则认为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人类祖先在采集狩猎时代,为了解决所面临的问题而产生心理现象。”[9]

其中被绑架是祖先面临的严重问题之一,尤其是女性。在人类历史上,妇女被邻近部落夺取的是一个比较常见的事件。在其中一些部落(例如:雅诺马马)几乎每个人的前三代祖先当中,都曾有沦为俘虏者。也许有高达十分之一的女性是被绑架而来,并融入了部落。[10]以色列军事历史学家阿扎尔认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为数不多的狩猎采集时代遗留下来的心理现象之一。绑架、强奸等致命暴力,是生殖冲突的直接原因[11],妇女如果反抗,孩子[12]跟自己[11] 可能被杀。为了适应此情况,妇女产生某种程度的人择[13]。

阿扎尔盖特认为,战争和绑架是史前时代人类常见的活动。[11]长时间的天择结果,人类发展出适应环境的心理特征。而此特征的产生,可能与受虐待妇女综合征有关[14],即如果妇女长时间受到BDSM、SM,集体虐待,性侵害等,也会产生此心理。[10]

81.分开加总效应

评估可能性时,对整体直接评估低于对各部分分别评估再加总。

82.主观验证或主观确认

相信某事是对的,就感觉它是对的。也会把巧合的事当做有关联。

主观验证,有时也称为个人验证效应,是一种认知偏误,即某人由于一项表述或信息对其具有个人意义或较为重要,而认为该表述或信息是正确的。1 换言之,观点被主观验证所影响的人会认为两个无关的事件(即巧合)相互关联,是因为他们的个人信念需要两者相关。主观验证与巴纳姆效应具有密切联系,是冷读法的一个重要原理。该效应也被认为是大多数超自然现象报告的主要原因。2 鲍勃·卡罗尔认为,心理学家雷伊·海曼是主观验证和冷读的顶级专家。

83.幸存者偏差

专注于从某个过程中存活下来的人或事寻找弱点意欲补强,却忽略了最大的弱点更可能在未存活的人或事之中。

幸存者偏差,另译为“生存者偏差 1”,是一种认知偏差。其逻辑谬误表现为过分关注于目前人或物“幸存了某些经历”然而往往忽略了不在视界内或无法幸存这些事件的人或物。其谬论形式为:幸存过程B的个体A有特性C,因此任何个体幸存过程B需要有特性C。有特性C但无法幸存过程B的个体被忽略不加以讨论。逻辑偏差在于只关注筛选结果做出评估,而忽略筛选条件与筛选机制等信息。用俗语“死人不会说话”来解释其成因意指当取得资讯之管道,仅来自于幸存者时(因为无从由死者获得来源),此资讯可能会存在与实际情况不同之偏差。这种偏差可以导致各种错误结论。

例子

  • “乔布斯勇于挑战体制而成功了,所以大家应该都去尝试挑战体制。” 上述例子中却没有提到一样是挑战体制却失败的人,仅仅只是以一名成功者说明,却没说明失败者的下场。

  • “每个成功者都很努力,所以只要努力就能成功。” 此例却无提出努力却失败的人,直接无视了失败者。

  • 经商致富的成功者出书介绍自己的成功办法。与该书作者做了相同事情的其他人,未获成功,但失败者是无法出书的,所以我们会误以为该书介绍的办法就是成功的途径。

84.省时偏误

低速行进时,低估可节省的时间或高估会损失的时间;高速行进时,高估可节省的时间或低估会损失的时间。

85.单位偏误

认为计量单位反映合理程度。例如认为一瓶、一碗、一盘食物是最合理的食用量。

86.熟悉路线效应

低估采用熟悉路线的时间,高估采用陌生路线的时间。

87.只看整体效应

选项为整套方案时,忽略个别部分有协商的可能。

88.零风险偏误

偏好把小风险降为零(例如 1% → 0%),胜过把大风险降低更多(例如 5% → 2%)。

89.零和捷思

直觉判定一个情况是零和的,但实情未必如此。零和一词源于博弈论,是指成功与失败期望值的总和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