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盒子
文章目录
  1. 简述
  2. 一、超自然的世界
  3. 二、自然的世界
  4. 三、人的世界
  5. 结语

【收藏】中国文化形成中的主导观念

中国人很少关注超自然的世界,中华文明的精神基础是伦理观而不是宗教思想;人只是整个自然世界的一部分,天地万物处于一个和谐统一的世界之中;中国人直面人际关系这一本质问题,在文化形成中产生了大量有关伦理和政治的哲学思想,成为中国社会伦理道德的基础;在中国人的观念里,超自然的世界、自然的世界和人的世界之间没有真正的区别,它们都限定在一个无所不包、和谐有序的统一体中。中国人关于统一、和谐的世界观以及
克制自身、宽容平和、追求中庸之道的处世态度,对于二战后世界新秩序的重建显得弥足珍贵,值得西方人记取。

Derkbodde(原作);强建周1,张立国2(译)

作者德克·布德博士,中国哲学专家。是哲学大师冯友兰先生故交。曾主译<中国哲学史>(冯友兰著)。本文原载<美国东方学会杂志>62卷4号,收入H.F.MaCNair编<中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出版社,1946年版)。60多年过去,文中观点仍历久弥新。在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推进和谐社会建设的当代社会,本文仍不失为一篇主题鲜明、论述深刻的佳作,对理论研究人员及普通读者不乏启示和借鉴意义。限于篇幅,发表时略有删节。

简述

尝试研究这个主题对我来说确实困难重重,需要鼓足勇气,因为它远非通过归纳概括就能轻易得出结论,何况研究工作还要受到空间的限制。比如说,我们探讨的“主导观念”究竟是通过文学作品了解的少部分善于表达的中国人所表述的观念,还是应该包括被众多不知名的大众所持有的完全不同、往往又是矛盾冲突的观念?如果是后者,那么与前者比较,我们如何评价其重要性呢?本文将要表达的“主导观念”是作者体会到的,对大多数中国人(无论是否受过教育)确实重要的观念;是可以上溯到植根在中华文明之中并理所当然是其渊源的观念;同时,是世世代代以来对中国人的思想产生过巨大影响并在许多情况下延续至今的观念。

为了方便起见,本文试图从三个方面着手探讨:(1)中国人对超自然的世界的基本观念;(2)中国人对自然的世界的基本观念;(3)中国人对人的世界的基本观念。换句话说,中国人对待宗教、客观物质世界以及他们自己的普遍态度是什么?

一、超自然的世界

首先要考察的是中国人对待虚无世界的观念。通常说来,相对于自然的世界和人的世界,中国人很少关注超自然的世界。事实上,尽管表面上当今中国比世界上其他国家拥有更多的佛教徒,但中国人不以宗教观念和宗教活动为生活中最重要、最迷人的部分。与此相关极其重要的一点,就是佛教是从外部传人中国的,在未受其影响的公元l世纪之前,除了令人琢磨不定、可以归人宗教领袖的哲学家墨子(公元前479—381)之外,中国自己没有产生过思想家。中华文明的精神基础是伦理观(尤其是儒家的伦理观)而不是宗教(至少不是那种正式组织形式的宗教)思想。

有一次,孔子(前551–479)的一个弟子向其请教“死”的含义,他回答道:“未知生,焉知死?”Ill这也许是深奥微妙的中国人对待超自然世界观念的最好概括。后来的112个思想家对未知世界的态度基本上倾向于怀疑论,对于“死”这样一个主题,他们中的大多数直言不讳,甚至痛苦地否认万世不朽的人物的存在。所有这一切都在昭示中华文明与世界上其他主要文明之间的根本差异,后者是寺院、僧侣起主导作用。

当然,前文的讨论并不意味在佛教传人之前,古代中国就没有宗教的表现形式。一个重要的事实是,从中国历史的远古时代开始,那种必不可少的、虔诚的“宗教意识”通过对死去祖先们的祭拜表现出来。这种通过祭拜先祖祈祷的宗教形式十分自然,而又异常重要,仅仅在一个与先祖直接有关的家族内部就可完成。因此,这种“宗教意识”不可能像基督教或世界上的其它宗教信仰一样,发展成为一个遍及全国乃至国际范围内的宗教组织。

与这种祖居的宗教崇拜并行不悖的,是中国人对其敬仰的各式各样的自然物体和自然力的崇拜,诸如高山、河流和哺育生命的土地。不过,这些常常是抽象的而非人格化的,对大多数中国人,即便像至高无上的天和地,也迅速失去其人格化品质而成为一种纯粹抽象的伦理权威。因此,在远古时期的中国,没有精心制作的万神殿或者神话集。同样地,也不存在牧师,因为庄严肃穆的各式祭礼不是由普通民众或牧师阶层履行,而几乎完全由自称为“上天之子”的君王亲自操办,在超自然的凿界和人的世界之间,君王充当和扮演着中间人的角色。因而,在中国,万神殿、神话集和牧师的出现都是相对较晚的现象,它们是与宗教(佛教抑或道教)的普及和发展相关联的。其中,道教是中国人模仿佛教而发展起来的一种广为流传的宗教形式。

后来的中国,佛教和道教中的诸神确实受到广大民众的欢迎,但这恰恰证明是中国人观念的一种折中,而不是任何强烈的宗教意识。由于中国人的中庸之道,使其在绝大部分时问里像印度一样免受宗教偏执的肆虐。中国历史上发生过的为数不多的宗教迫害往往不是直接反对宗教教义,而是反对把宗教作为一种社会和政治制度安排,因为这样做可能威胁到世俗社会的安全。

最后。中华文明与近东文明和印度文明的另一个根本差别在于,早期的中国人没有任何形式的有关人死后来世报应的观念。人死后上天堂得到封赏,入阴曹地府遭到罪责,这一整个的观念体系在中国的出现,则完全是随着佛教从国外传人的。

二、自然的世界

如果说相对于其他文明,超自然的世界的观念在中国文化结构中居于次要位置的话,那么自然的世界则截然相反。